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 魂 的 歌 唱

gh: zhoudaomo

 
 
 

日志

 
 
关于我

世界诗人大会终生会员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花朵】菲律宾《世界日报》刊登拙诗两首  

2014-12-18 08:2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見烏鶇銜蟲飛(外一首)            

                                                  周道模
一隻烏鶇鳥,銜著蟲子
飛過我的頭頂
飛上水冬瓜樹,喂兒女
如果我是種地的陶淵明
定會寫溫馨的詩
可拿著照相的手機
拍下的是蟲子掙扎的悲情
我不能怪罪鳥兒啊
只怪自己的胡思亂語
我的靈與肉,夢與醒
哪個是烏鶇?哪個是蟲子?
烏黑的時間從頭頂飛過
我看見世界的虛無
在悲鳴 ……
               2014-6-1  晚 21: 28 連山

 

八哥鳥在我兩邊耳朵吹口哨

其實寫這首詩時腳在疼痛
八哥鳥互鳴好像在把我憐憫
坐在竹椅上,痛風放在桌上
我沉醉《遠方》詩刊的詩人詩句
右耳右門外一只八哥吹起了口哨
好像模仿我信口吹出的聲音
左耳左門外的另一只八哥也吹哨回應
兩只八哥,兩只清涼如水的旋律
兩只八哥,兩句飛出詩刊的詩語
我腳痛,沒法跟著詩句和八哥飛翔
心不痛,我照樣吹響自然的生命
屋裡屋外,詩裡詩外
回蕩著時間鳴叫的聲音
我吹起鳥語,合上書,艱難站起來
才發覺手中捧著
一座蒼翠欲滴的鳥語詩林
                      

                2014-8-24上午 9: 40 連山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