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 魂 的 歌 唱

gh: zhoudaomo

 
 
 

日志

 
 
关于我

世界诗人大会终生会员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新作】诗鹤在历史的天空飞  

2014-07-11 06:5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鹤在历史的天空飞

                                        ——怀念菲律宾华侨诗人云鹤先生

                                                                                                                                                                周道模

 

此时在下濛濛细雨,我仰望天空的目光湿了,我悠悠的回忆也湿了。诗人云鹤先生离开我们快两年了,但我分明看见云中的翅影,听见了先生诗歌中的心声。在西方,诗人的形象是天鹅,诗人的精神翅拍云涛,诗人的歌声擦亮了星辰。在中国,在华文文学里,诗人的形象是什么喃?如果还没有贴切形象的比喻,那么我要说,诗人也是云中的鹤。鹤和天鹅一样高翥云端,鹤的舞影更加美奂,鹤的歌声更加美妙,点亮了人们的向往和人间的诗句……

知道云鹤先生是从故乡广汉为旅台诗人覃子豪建立纪念馆开始的。当时(1988年?),我学诗不久,为覃子豪纪念馆的建立而兴奋,也知道覃子豪的学生台湾的向明、菲律宾的云鹤、覃子豪的诗友彭邦桢等诗人,也知道聘请了云鹤先生为纪念馆的顾问。在建馆前后,在文化馆的一次活动中,我们见到了从美国飞来的彭邦桢先生,聆听他谈覃子豪的往事和追求诗歌女神的故事。也知道云鹤先生到过广汉,但我没有会见先生的机缘。虽未会面,但心向往之。先生的名诗《野生植物》在中国诗坛传播,在我学诗之心中生长。

时光像云片一样悠悠飘去……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我应邀随中国诗歌代表团,去台湾参加第三十届世界诗人大会。去前我想,肯定会见到仰慕的向明先生,说不定也能会见从菲律宾而来的云鹤先生。果然,当我们子夜潜入台北市,当我们在宜兰采风途中,当我见到台湾许多老诗人洛夫、向明、绿蒂、管管、美国华裔诗人非马等,我就问他们见到菲律宾的云鹤先生没有,他们说云鹤和他夫人来参会了。当时大家刚好午餐完,我在餐桌旁找到云鹤先生和秋笛女士,我们在餐桌旁谈开了,我们深情地怀念诗人覃子豪,谈覃子豪对自己写诗的影响,谈自己写诗的不懈追求。云鹤先生当场签赠他的诗集《云鹤的诗100首》。从那以后,我们共同在台湾的栖兰山仰观神木,在苏花公路上观览太平洋的绿水白浪,在花莲牧场做优美的诗梦。

台湾诗会后,我和云鹤先生经常保持邮箱联系,常常得到他的教诲和厚爱,诗稿和文稿时常在他主编的《世界日报》文艺副刊上露面。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云鹤先生和他一位朋友旅游到了四川,在他们游览了九寨沟以后,旅行社把他们送来了广汉。我在三星堆博物馆大门接待大厅迎接他们,我们一见面,就来了个激情的拥抱,这是分别一年多的思念和再次相会的诗意拥抱。中午,陈修元做东,宴请了云鹤先生和他的朋友。陈修元还找到了中国大陆在上个世纪80年代出版的云鹤先生的诗集《野生植物》,云鹤先生也惊喜地拍了照,好像后来此照还发表在《世界日报》上了。下午,云鹤先生专门买了鲜花,我也用向明先生的稿费买了鲜花,代表覃子豪的学生向明,去房湖公园祭拜诗人覃子豪。在覃子豪雕像前,云鹤先生向他学诗的老师覃子豪三鞠躬,表达敬意。在纪念馆里,云鹤先生感慨万千,他展示当年广汉政府给他的顾问聘书。看到展示柜里他当年在广汉的照片,他不无自豪地说,年轻时帅啊!这次到广汉,云鹤先生又签名赠送了我一本《瞬间的世界·风土卷:菲律宾及其他》通过这本书的阅读,我才知道,云鹤先生不仅诗名享誉世界,而且摄影艺术也是世界知名的呢。

二零一二年四月,云鹤先生携夫人秋笛女士专程来游四川、来参观三星堆古蜀文明、来祭拜覃子豪先生。四日,我和陈立基、张华彬商量接待云鹤夫妇的事情。五日,我和诗友陈文菊开车去成都接云鹤夫妇,接他们到广汉。中午,我、陈立基、张华彬、陈文菊和德阳的钟正林什邡的钟达贵一起在河边鲜菌馆招待云鹤夫妇。下午我和陈立基陪他们参观三星堆博物馆,博物馆焦中华先生接待、安排了参观事项。下午4—6点钟,作协在三星堆茶艺馆举行了云鹤诗歌座谈会,朗诵了云鹤的诗歌。大家互赠了书籍和礼品。这次云鹤先生又签名送了我《云鹤的诗100首》,可能他忘了在台湾已送了我这本书。晚上广汉作协的诗作者和云鹤夫妇会面,一起诗酒联欢,育松集团田总代表陈兴雄董事长招待大家。云鹤先生的酒量还不错,他高兴而喝,微醺而话语滔滔。那晚,诗酒之后,我和陈修元送云鹤夫妇到广汉宾馆,我们在十四楼茶楼上喝茶详谈,谈八月将在文莱召开的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谈筹备2013年在广汉召开的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云鹤先生说,广汉有辉煌的三星堆,四川有仙境般的九寨沟,对东南亚华文诗人有吸引力和感召力。酒后激情,我当面建议筹组覃子豪诗歌基金会,对传播覃子豪、研究覃子豪有突出贡献的国内外人士进行表彰。那晚的激情和深情的话语,至今还在我耳边和心中回荡。第二天早上8点,我去花店买好花,到广汉宾馆大厅,和陈修元一起等候云鹤夫妇,然后一起去房湖公园的覃子豪纪念馆,参拜杰出诗人覃子豪。仍是两捧鲜花,雕像前三鞠躬,然后参观纪念馆文物,参观整修出来的文庙。陈立基和钟志武也陪同参观。10点半陈修元开车,我们一起送云鹤夫妇到双流机场。12点到达机场,他们直飞厦门祖籍故乡。

云鹤夫妇回国后,我和他们通了几次邮件。后因陈修元要组团去文莱参加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事务性的商谈多,他在联系。我因忙于准备去以色列的材料和翻译诗歌、编辑《三星堆文学》的“东南亚华文诗选”专辑等事,就没有及时和云鹤夫妇联系了。8月的一天,从陈修元处得知,他从越南的华裔诗人林小东处得知,云鹤先生不幸病逝了。短短的三个多月,就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太意外了,想不到分别不久,好好的诗人就从云中消失了,觉得人生无常,悲伤盈胸。广汉作协给云鹤夫人秋笛女士发了唁电。我当时想写纪念文章,后来想,过一段时间再写吧,要再读先生的诗文,要沉思诗人远去的特质含义,要寻找云中之鹤的精神影像。

一晃快两年了,在云鹤先生离开我们的这两年中,我张开诗歌的翅膀,跟随云中之鹤的幻影,飞去了以色列参加32届世界诗人大会,飞去了马来西亚参加33届世界诗人大会,飞去了泰国和华人作家、诗人和艺术家交流联谊,又结识了许多国家的诗人。我还翻译了三十三个国家的七十二位诗人的英语诗歌,我在他们的诗歌中看见了天鹅的身影,更听见了凌云之鹤的歌声。我知道,云鹤先生的诗歌传播很广,获誉很多,评论研究他的人也很多,这里我就不置喙了。我同样知道,云鹤先生有他“自己感到最满意的一首诗”,那是“泪和血写的”。那首诗,一般的诗人,没有胆量写,一般的读者,也不知道。那首诗,可以证明云鹤先生是一位伟大的诗人!那首诗永远在时代的风云中飞翔。有诗人说,“老去的是时间”,对诗人来讲,他与永恒拔过河,他的肉体可以像常人一样消失,但他的情与思已化入了自己的诗歌,他的精神和灵魂在他的作品中呼吸着、生活着、飞翔着、歌唱着!每每这样想着,我就觉得云鹤先生就在我的身边,就在我的怀想中,就在未来读者的想象中。每当独坐阳台,捧读先生的诗文,我就看见了他的音容笑貌,就听见了历史的天空飘来的诗鹤的歌声……

 

                                                                                    2014-7-7下午4:42雨停时,连山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